赵瑜《马家军调查》对说君子兰

发布时间:2016-11-05 11:32 | 人气数:1713
1983年老马在五届全运会马拉松赛失败之后,他沮丧万分独自乘船返回辽宁,又回到鞍山。整个东北无人注意他的成败,东北人正沉浸在对 君子兰的疯狂热恋之中。一棵君子兰小草可以卖到一万、八万、十五万不等。

1984 年10月8日,长春市人民代表大会正式通过决议,把君子兰定为市花,号召市民每 户至少要栽三株到五株。谁知关东三宗宝,不如当今一棵草,“生财无路问君子,致 富有道养兰花”,有些城市专门开辟了君子兰市场,据统计,最高潮时期某市场一天 当中的倒花爷可达40万人次,成交额数以千万元计。有一位盗窃他人君子兰的人, 名叫姜有田,案发后给判了有期徒刑十四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。这花的价值由此可 见一斑。在鞍山,有一位方姓检察官情急之中伙同他人全副武装驾车奔袭长春,图谋 抢花发财,被一网打尽。不少鞍钢工人已纷纷离开工作岗位脐身君子兰的买卖行列。 一位鞍山市民尖锐地致信市长曰:“你要钢铁还是要君子兰!”马俊仁也从无到有从 小到大,从弱到强,从小户而大户,脐身于鞍山威武雄壮的花王行列。

至今老马对我 回忆当初养花图富争雄市场的经历时,仍然兴致勃勃陶陶然于昔日胜利的喜悦:老赵 你说那玩意儿也真奇了,他妈的小小一颗豆,种在盆里头,不要大成本,长出就销售! 东北各城市里有许多人可挣了大钱了。昨天还是个捞鱼虫的、捡破烂的、修理洋铁壶 的、倒卖秋衣青菜的,嘿,一转眼就成了腰缠万贯的大富翁。有的人已经弄进了百万, 家里趁个几十万的就更不稀罕。鞍山最早养花卖花的都是城市贫民或者小业主,一个 过去是拉胡琴的,人称李胡琴儿,一个是修表的叫钟表王,一个是鞍钢的护厂人员都 叫他于保卫,还有一个杨老太太,都超百万呐!我算是赶趟赶迟的,发展的还算可以。 

头俩月我在市场上转来转去,心里琢磨这玩意儿几片小草叶咋就值那么多钱呢?养这 玩意儿又有啥难呢?赶傍黑收摊时候我花十来块钱买了一小盆回家试试,不几天就卖 了二百八!除掉本钱还挣两百多,赶上一个月的工资啦,那真是有意思。养好花要好 种。我先是通过关系问,哪有上好的花种?种子差了长不好,市里评选好花编了七大 号,我买小苗之前就事先问清了哪株苗是几号正品,你闹不清楚就上当。买杨老太大 的正品苗她还哄我说哪盆哪盒可不好,我早摸清底了,我说我偏要这盆!别的我还不 要呢!我又琢磨侍弄这小花浇它啥东西就长得最快最好?慢慢地我上了道,普通粪水不 太好使,后来我用大缸沤死鸡,闷着沤,上头压上盖,那场那个臭哇,可是真顶事儿, 把花浇得叶子上直冒油。到市场上人家说你咋就往这叶子上抹明油呢?我说你这么大 个人说话别胡抡呐,你看准罗,看不准允许你用手摸一摸,这油是人抹的还是它自个 儿长的?那是真的还是假的!他别人的花都没咱的鲜亮,咱的花肯定就卖得快呗。哈哈, 后来越养越多,没有花窑不行啦,那时候偷花贼很厉害,我盖花窑下功夫大啦,光水 泥就拉两大车。全是钢筋水泥,深打地基真结实啊,你使炸药包都炸不垮。这花窑盖 成以后,把花往里一搁,我又琢磨,空气干燥了怕不行,花窑里空气一定要有湿度, 温度还要大,咋办呢?他别人都想不出高招儿,往窑里乱喷水,湿度还是不行。我想 了想,干脆,就在花窑里头就地挖它一口井!嘿,这下子地气从井口就上来了,湿度 有了,温度也要保证好。就见那花长的真快真好。培养运动员同样要琢磨,世间的道 理是相通的。卖了一段时间的好钱儿。可惜还有几棵好花当时有人出了大价钱我舍不 得卖,总想再等一等。有人对这窑花估价已经高于40万元。

偏在这时候,教委派我 带中学生小队员出国比赛,对,就是第一次打败外国人那回。我高高兴兴回到北京, 正想着他外国人也没啥了不起。啊呀不得了,我忽然听说《人民日报》发文章了,批 评盲目疯养君子兰是瞎热瞎想;说东北君子兰抬价主要是挖国家财政的墙角,实属是 公家买花才把价格抬上去的;报上说是虚假繁荣,是一种虚业,提倡干四化,要干实 事不要干虚事。我一想,完啦,这行情肯定要跌,它非跌不可,它本来就不值那么多 钱!我就连夜赶火车往家赶呐,赶回去处理花儿啊!回到鞍山先找汽车,要想处理的快 还要找偏点儿的地方,开车上本溪吧。大花小花统统上车,一棵不剩。车上装不下那 么多盆盆,我拔出苗来沾水装到麻袋里,赶天亮到本溪街上就吆喝,便宜处理啦。来 来回回报个价钱,差不多就快出手,五百的、三百的、一百的、几十块钱的、十来块 钱的,只要你买,好,再给你搭上一棵!跟卖菜一样。老赵你别笑,不这样咱就更惨。 他还以为讨了多大便宜哩,棒着花乐哈哈走了。傻子!没几天儿,一分钱也不值!谁还 玩这玩意儿啊!你看旅店里头,现在那花就放在公用厕所里了,没人要,没地儿搁。
关键词:君子兰, 东北, 市场经济